我特別喜歡冬日的清晨,雖然北風在南國十分收斂,但每個寒冷多霧的清晨依舊得裹緊身子以免著涼。每次我都期待著你的跫音,期待你從地下道探出頭來時,用那稍微被冷空氣鎖住的喉嚨與過敏而帶上磁性的嗓音向我問早…若不是這身學校制服加諸的矜持,我多麼想就這樣依偎進你的懷裡啊!

廣告

「這個世界是沒有真愛的,」她說。「……都過了幾年幾個男人了,你才終於領悟嗎?」你想著,卻保持著一貫的體諒的笑容。「所以,我們分手吧。」她職業性的冰冷的語調裡仍然藏不住臉部肌肉忍耐著的顫抖。「……又或者,就算早就知道了,卻只是單純的不想承認這樣子的事實呢?」你還在繼續想著。「好吧!雖然我還是很喜歡你。」但是卻也只能這樣回答了吧?

「不好意思,仙度拉的魔法已經結束了。現在開始,我只是個在雨夜裡啜泣的普通女孩了吧?」背對著的她說著便回過頭來,鬧街的喧囂依然不止。雨絲褥溼了的飄逸長髮,只能醜陋的扭曲在臉龐。流淌著的是夾雜著淚水、汗水與都市的氣息,笑著她的淒苦。「但是對我來說,你卻仍然無異於那瘋狂謳歌著、堆滿笑容以及染盡一切亮麗色彩的春之少女。」

[小說] 第一章

下午第一節課是數學,平時總是對時間一板一眼的老師難得的在鐘響後還沒進教室,慢慢的男生們開始不安份,雖然風紀股長仍然努力維持秩序,但是場面仍然迅速的鼓噪了起來。察覺環境變化而終於從趴睡著的桌面坐起來的我恰好看見副班長提起校內的內線電話話筒,給數學科教師休息室播電話,看他的表情對方的應答應該是已經出去了,要我們班再等等的樣子。唉…繼續睡吧,就這樣我又趴了回去,「同學!對不起,老師遲到了!」一如繼往的「砰」,把講義跟手稿放在講台上的聲音,老舊的不銹鋼講桌因為共鳴的關係發出沉悶的聲響。 繼續閱讀

[小說] 序章

順著大樓側面的緊急逃生梯走上去,二樓是文科教師辦公室,上課時間的現在沒什麼人,日光燈也因為省電的緣故暗了一半,逃生門外有個簡陋的陶瓷洗手台,歲月的風霜刻畫在蛛網般的裂痕裡隱藏的灰,周圍植滿了翠綠色的盆栽。
繼續閱讀

[閒聊] 最近炒很兇的併購案

不能說首開先例,但我想…開始大幅度甚至砸成本誇大報導腥、羶、色等沒營養的新聞,把整個電視台水準往地底拖的媒體,現在出來呼天搶地的說要反壟斷…這怎麼看都像是媒體操作阿?況且…明明是港資媒體…憑什麼說是台灣人的?學生也很可憐,被無故搧動了…噗浪上每次只要是蘋果或者相關噗都會被轉噗…我根本就不想理!
再者,你枉顧個人隱私的偷拍、跟拍行為,我實在是想不出有什麼理由需要維護你的正義!而且說是要保持新聞獨立性,現在連老四台都會浪費時間去播大陸新聞有的甚至只是什麼選秀節目還是短片就直接拿來當新聞了,這豈不是更可笑?(甚至連央晚都能大篇幅報導!可笑!重要的新聞用唸稿的,這種花邊新聞居然會有畫面!這什麼世道!!)有學生出來講話嗎?沒有阿!這明明才是直接的文化侵略吧?姑且不論第四台在搞什麼,老四台都這樣玩了,我甚至不覺得台灣的媒體界需要守護!而是需要完全的革命!